薄含岭

灯火下楼台。

看看能不能发动图。
太喜欢了,这里也要存一份。

早想把这两幕截图放在一起,今天突然有时间有心情23333。我爱您呀,越是热切,越是忧惧。 ​​​

1 16

……突然觉得我以前对棠红棣雪有误解。
我是君王,你是故人。
你当年找到我,辅佐我,送我登大宝。
你把江山送给我。
而我鸟尽弓藏。
虽然你有从龙之功,但你见过我落魄。
你能把江山送我,就也能把江山给别人。

絮:那一流人物怎么说?

你不要这江山,我汲汲营营。
所以你在风月前笑我。
……大概就是这样。
我以前理解的是篡位。
但现在觉得是……巩固帝位?

絮:…可是你被我搞掉了啊?
絮:emmmm…

瘫。

4

漱绿。

立个Flag,今天填首词。

玩个大的吗【。

翻到以前的废词。
“昨夜近霜雪,一觉江山白。万径向寒醒,人间尽故里。”
“樽前直须老,各倾平生潮。”

原来我还挺喜欢开头写“昨夜”……一次觉得自己帅,两次只能觉得蠢。
啊,不过雪真好看。远远看去天下有雪,真好。
这首词如果写完,大概是抵命向雪。

……。
Flag立起来就是为了推翻的。
撸串去。

4 5

烦闷的时候翻翻Dome太太的主页。

如果有离开,希望是太太脱坑,而不是lof挂了。

3

我有什么好说的呢……

我没有捡起那张纸片,仅此而已。

惯性消失,失恋落实。自然脱粉。
“我从十四岁便开始看你的书……”
这么巧,又轻轻攥了一下心脏,感觉可以吹十年的。
而林可手足无措地回答:“对不起……我不知道你十四岁……那个,以前我写的真的不好。”
不怪你呀。
您有那么好。

10 2

万马齐喑后……

补个档。

《唇枪》by金十四钗。

读时+读后

刑鸣。刚看前几章的时候,感觉这就是个年轻气盛不通世故人情的二愣子,锋芒太过,看到说“清高”才意识到,诶对,这可不就是清高吗。目前来看,刑鸣自认机会主义者也不尽然……你还是个非典型理想主义者啊小智障。

刑鸣这厮,颇有点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意思,自尊很有的,但又自己把自己往下踩。知道捷径在那,那就走咯;需要付出代价,代价不值几个钱,倒正好值个过路费,那就给咯。至于这个选择是不是连自己都鄙夷唾弃……Who cares?反正能实现理想了。

虞仲夜明显是个冷情冷性霸道的主儿。君心难测海底针,不说透,就等你意会……或者在他的掌控下茫然走。掌控欲啊,掌控...

9 2

陪哭。

鬓边要完结啦……仿佛一个时代的终止符。
迟迟不肯落定然而终究落定的。
谁知道他们的故事呢。
渝州夜来水如天。

4 3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4

屈向世丛斩十七。

1 2

他想要的一点儿都没能得到。

巫易君能感到来自身边的轻缓的呼吸。
他听不见自己的呼吸、自己的心跳——这都是他自己的,长久以来默契相存,就如空气一样寻常而令人不易察觉。
是谢晖。
巫易君的目光落在枕头上,他们的发尾纠缠在一起,看似十分的依恋缠绵。巫易君的内心充满了挫败感,也或许是空落落。只能是谢晖。巫易君绝望地想着,只能是谢晖……上半夜,他在上半夜还占有着谢晖,而谢晖顺从地承受着他的激动与绝望,也包容着他的莽撞和温柔;可现在,现在他们枕着同一个枕头,盖着同一床锦被;他从一片空茫的梦中醒来,却依然能感到不属于自己的、谢晖的呼吸和体温。
如临霹雳,如傍高焰。

写到这里的时候我又忍不住心疼老巫。
简直是公开处刑。反复吊打,皮开肉绽,血淋淋...

3 2
 
1 / 4

© 薄含岭 | Powered by LOFTER